星期五   2012年01月13日 桥梁数字报 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下载PDF 上一版 |

飞梭巧织人间虹

来源:    作者:成莉玲

   

    隆冬的重庆,阴冷,潮湿。2011年12月23日,顶着寒风,记者跟随八公司东水门大桥项目经理王海南和2号索塔的现场负责人罗志雄,爬上了正在施工的东水门大桥2号索塔。从高空俯瞰,长江如练,江船如棋。一
  据王海南介绍,重庆东水门长江大桥、千厮门嘉陵江大桥被称为“两江大桥”,整个项目为“两桥一隧”,全长约2.77公里,即“两江大桥”和渝中连接隧道,是重庆市市政重点工程。两桥横跨重庆江北、渝中、南岸三区,将连接江北嘴、解放碑、弹子石三大中央商务区。
  东水门大桥设计为“双塔斜拉桥”,主跨为445米,由八公司承建;千厮门大桥设计为“单塔斜拉桥”,最大跨为312米,由二航局承建。两座大桥均为“公路+轨道”模式,分上、下两层,下层为双线轨道交通,上层为双向四车道汽车通道。在“公路+轨道”模式的大桥中,两座桥的跨度均为世界第一,而这种“双子桥”的建造方法,目前在世界上也绝无仅有。
  东水门大桥和千厮门大桥的建设,将增加渝中半岛地区的进出联系通道和城市道路网密度,彻底改变半岛地区“口袋”交通的现状。同时使部分原先依靠石板坡大桥和黄花园大桥出入半岛核心区的交通流量,分流至东水门大桥和千厮门大桥,从而缓解前面两座大桥的交通压力,保障城市主骨架的畅通。
  东水门大桥主桥为858(222.5+445+190.5)米双塔单索面部分斜拉双层连续钢桁梁斜拉桥。索塔采用天梭形,为空间曲面构造,景观效果好,但施工难度大,1号索塔总高172.61米,2号索塔塔高162.49米。斜拉索采用平行钢绞线拉索,每个桥塔共锚固9对永久拉索,钢锚箱采用开放式的整体结构形式,最大吊重19.8吨。上、下层桥面采用正交异性钢桥面板,最大安装吊重76吨。
  “两江大桥”桥型为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审定,朝天门似一艘巨型航母,“两江大桥”则为航母插上会飞的翅膀,象征着重庆的腾飞。二
  站在2号索塔上,可与江南的1号索塔隔江对望。据罗志雄介绍,通过大家的激情奋战,2号索塔在“两江大桥”3个姊妹塔中是施工进度最快的,已施工到第15节段,领先千厮门大桥3个节段。现在距江面已有60多米,相当于20层高楼了。南岸的1号索塔也已施工到了第14节段。
  他指着旁边正在施工的另一个塔柱说,这座桥最大的亮点,也是施工的难点———主塔的施工,因为它的主塔是天梭形,两头小,中间大,为空间曲面流线型,中间镂空似水滴,新颖秀丽,看上去很柔美,具有独特魅力。
  正是这“天梭”作品,也让它的设计者,国际著名桥梁设计大师、“重庆市荣誉市民”邓文中先生发出了“两江大桥实现了我几十年来的心愿”的感叹。据了解,邓文中一直想设计一座具有中国传统元素和特色的桥梁,但以往在选择方案时,业主往往有自己的考虑,所以一直没能实现。前两年他接受设计两江大桥时,方案得到重庆市领导的支持。天梭形的桥塔造型非常优美,是国内首次采用。该方案不仅适应了重庆两江四岸的特殊地貌,满足了繁忙的通航条件,更是让桥梁融入到美丽的城市环境中,成为了核心地段的标志性建筑。
  美丽别致的造型,自然给施工也带来了难度。罗志雄说,施工的最大难度就是大桥索塔为天梭型,为空间曲面线形,截面突变,局部效果处理,造型美观,构造复杂,索塔线型景观效果和混凝土外观质量要求高,对模板系统设计、施工各工序控制提出了更高要求。每个节段都在变化,钢筋的安装、模板尺寸都不一样,修起来难度大。每个标准节段高4.5米,采用液压爬模系统,逐节施工。每一节段施工都不一样,每浇注完成一节,模板都要进行调整改制,因此一个标准节段工期约需12天,是普通桥塔工期的两倍左右。三
  站在近20层楼高的2号塔上向旁边的长滨路望去,马路上川流不息,公路对面就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湖广会馆,也是全国最大的古会馆建筑群之一。旁边就是老重庆的十七个大门之一———东水门城门,旁边还有一段老城墙。往昔东水门旁吆喝不绝的商贩、喊着川江号子的纤夫、靠力气吃饭的棒棒军……都早已远去。
  此地现在早已成了现代重庆最繁华的商业区,不远处便是嘉陵江与长江汇合处,朝天门和解放碑都在离桥址不远的地方。
  正是因为处于城市的主干道,又是商业区,也给现场施工出了不少难题。文明施工、材料的运转、场地狭窄等等都是摆在建设者面前的难题。
  项目部的建筑材料、设备因实在没有场地,只得紧靠着马路堆放,虽然场地很狭窄,摆放得却也很整齐。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相关部门对施工的环境保护等方面要求也非常严格,每天早上七点钟后不能运材料,晚上九点钟后不能施工,这些无疑都给工程施工带来了考验。
  为了保证工期,更为了保证质量,项目部严格执行精细化管理,制定了一系列管理措施。
  为了保证现场的施工质量,王海南说,以塔柱施工为例,虽然每一节段都不一样,但每一个节段的施工都严格执行标准化,实施节段总结和技术交底制,实实在在落实“三检制”,通过对工序质量控制,实现工程质量精细化。超前集体研究谋划大施组,现场研究小施组,细化作业标准,编制作业指导书和工序卡片,如外观质量、曲面的控制、混凝土震捣等。
  “项目是按常规化管理,关键是如何坚持,如何加强执行力。”王海南说,“项目部每个月都会如期召开计划、总结、结算、技术分析等四个例会。计划会后分解本月任务,责任到人,限期完成。月中进行检查,月末进行总结。”
  “对协力队伍实行‘渗透性管理’,项目一次经营时要研究对手,项目二次经营时则要研究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劳务协力队伍就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八公司目前对协力队伍的管理模式是通过架子队来管理。”王海南介绍说,“劳务协力队伍履约能力是干好项目的关键因素之一。首先把好进口关,在大桥局考核合格的劳务方中选择有一定经济实力和技术管理能力的队伍;进场后,对协力队伍的履约能力全方位检查考核,项目部根据协力队伍配备的管理骨干和工人,进行针对性地培训,将培训后的管理骨干和工班长聘为群安员并编入架子队;在日常施工过程中不断地培训、技术指导,通过这些管理骨干和工班长来贯彻我们的安全质量的标准,并每月对其进行考核,根据考核结果进行奖惩,对履约能力差的队伍及时更换,避免被协力队伍“绑架”,以保证过程的质量和进度。”
  坐在大桥南滨路岸的项目部办公室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繁忙的过江索道,也可以看到已初现英姿的东水门大桥,王海南说,这条索道现在是此地过江最捷径的通道。可是两年后,一座“天梭”织就的人间彩虹将飞架南北,给美丽的山城重庆再添一朵美丽的奇葩。